张燕春那次逃票

2020-12-21 14:32 

那次逃票
作者简介
张燕春,初中文化,喜欢看书。书,看了忍不住要写,写了忍不住要投,投了忍不住要盼,盼了忍不住要乐,乐见小文上报刊。
“查票了!”“查票了!”“请大家把车票拿出来!”列车员威严的声音把一个小女孩吓得弹了起来,她紧张的望着列车员向这边移动的脚步,不知所措。这时,她看到两位神色慌张的男子快步往后面车厢走去,她似乎明白了什么,也跟着他们向后走。两位男子在车厢连接处闪进了厕所,她低着头继续向后面车厢走去,走过三节车厢后,正好厕所出来一个人,她连忙躲了进去,把门紧紧拴上,耳朵贴着门,手捂着咚咚急跳小心脏,等待着命运的宣判。十几分钟后,那威严的声音伴着重重地敲门声炸了进来:“里面有人没,快出来,快出来。”“算了,别敲了,后面还有好多车厢没查哩。”“……”等那可怕的声音渐渐远去了,小女孩才探头探脑地钻出厕所,如释重负的回到原来的车厢。
  火车进站了,出站口的铁栅栏把旅客分割成两排单行队伍,旅客们掏出车票排着队向前移动着,车站工作人员一边站一个,仔细地验着票,远处还有铁路警察叔叔紧紧地盯着。小女孩放回去的心又提了起来,看这阵势,想逃票出站是根本不可能的,如果被远处警察叔叔抓到肯定会枪毙的,她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。当她退到站台上,意外地发现,有部分旅客并没有从出站口走,而是从站台的两边走。她踮起脚尖看到,远处的站台很宽且没有铁栅栏横拦着,虽然有一位铁路工作人员拦着旅客验票。但是,远离工作人员的围墙那边,很多旅客没有验票就直接出站了。她兴奋地贴着围墙跑去,正如她所愿,远远的躲开工作人员的视线,夹在一群旅客中间侧身溜了过去。当她感到后面没人追赶时,头也不敢回,撒开脚丫子顺着围墙向前狂跑着……
  是的,那个逃票的小女孩就是我,当年才八岁。
父亲去世时,我才六岁多。五姊妹中上面三个哥姐都已成家立业,母亲带着十五岁的小哥和我相依为命。父亲的突然离世,断了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,尽管有小哥顶替父职的十五元学徒工资,母亲在镇上做临时工拿点微薄收入,但全加起来也只能糊口,如果家里有大的开支,母亲就得借钱。在我的记忆,母亲借钱的愁容一直刻在脑子里,坚如磐石。
  大哥家孩子多,生活很艰难,无法帮助我们。两个姐姐虽然嫁到岳阳城里,也是工薪阶层,只能温饱。但是,她们很惦记娘家,经常从牙缝里省出来帮衬我们,大到几块钱,小到肥皂牙膏。最初,是姐姐们经常带点东西来老家看望我们。后来,我稍大点,就能单独去岳阳找姐姐们了。
  当年,长沙铁路分局为方便沿途小站职工上下班,特开通一列“茶岭——长沙”的绿皮子火车,途经黄沙街,每天对开一趟。这趟慢车同时也方便了黄沙街居民的出行,也是我们到岳阳的唯一交通工具,黄沙街到岳阳的票价是八毛钱。那些年,黄沙街——岳阳就成了我的交通专线。
那次逃票是有苦衷的,因为母亲的工钱被拖欠很久,家里实在是揭不开锅,母亲借了好几家都没有借到钱。母亲也知道姐姐们的不易,不到万不得已,是从不找她们的。那次,刚好我又放假了,母亲就要我去找姐姐们。头天晚上,母亲把做给外甥们的鞋垫和黄豆装进一个布袋里,要我带给姐姐们。然后,开始在荷包里掏火车票钱,我眼睛发亮地盯着母亲的手。哈!跑岳阳是我最开心的事,母亲会给我一块钱,八毛钱买火车票,到岳阳下车后,花一毛钱坐1路公交车到城陵矶姐姐家,剩下一毛钱就是我的了。我可以买铅笔和蜡笔了,还可以买……可是,可是母亲把几个荷包都翻遍了,只有六毛五分钱。她“唉”的一声,沮丧的出门借钱去了。我悄悄地跟在母亲屁股后面,当看到母亲在邻居家红着脸一个劲地说:“只借一块钱,只借一块钱,我满姑娘从岳阳一回来就还给你”时,才知道母亲的难处,我捂着脸跑回了家……
  第二天,当母亲把布袋和一元钱塞到我手上时,我便有了心事。在候车室排队买票时,母亲那“只借一块钱,只借一块钱”的声音一直在我耳边回响。当我听到窗口内的一个女声在问:“到哪里?”时,我突然把伸进窗口的一块钱抽回来跑出候车室。在站台上,我想到了逃票这胆大妄为的事,想到了把省下的这一块钱交给母亲,让她还给人家。至于逃票的后果,就没有想那么多了。
  火车来了,我悄悄地从列车员身后溜上车,找个座位坐下,然后就开始听自己的心跳,很希望列车员不查票,很希望逃过这一劫,在忐忑不安中就出现了前面胆战心惊的逃票经历……
  小姐姐是城陵矶火车站的家属工,跟十几个家属在货场上装卸货物。那时货车装卸是没有机械设备的,一车车的煤,一车车的石灰,都是人工一揪一揪的装卸。这又累又脏的重体力活,男人都吃不消,何况女人。但是,为了生计,姐姐她们这些家属就承担起了这份工作。那次逃票成功,我带着喜悦的心情来到货场找姐姐。当时,家属们正在一锹一锹的卸石灰,我捂着鼻子在一群白人中找出姐姐,她赶紧把我牵出尘土飞扬的货场。姐姐见到我很高兴,一边扯下口罩一边问家里情况,我把母亲借钱和我逃票的事都说了,说着说着就感觉到脖子上有一滴热乎乎的液体,抬头望去,看到姐姐的眼睛红了,还看到了姐姐的白眉毛和帽沿外的白头发,我突然地就哭了起来……
  回家之前,姐姐把省吃俭用积攒下的五块钱放进我贴身荷包里,又细心地把荷包缝了几针。然后,把姐夫单位发的马头肥皂,大姐给母亲买的鞋子都装进我的布袋里。然后送我去火车站,帮我买好回程车票后,千嘱咐万叮咛我以后不要再逃票了。对我逃票之事,姐姐是很心痛的,她不想小小年纪的我就去经历担惊受怕的旅程。火车开动后,看着渐渐变小的姐姐,我用袖子抹着泪从窗外缩回头……
往事如烟,那列绿皮子火车早已停开,当年的火车票也成了收藏品。现在,黄沙街——岳阳段被两条风景秀丽、宽畅洁净公路串起来了,东107国道,西201省道,自驾小车只需四十多钟的车程。
  尽管儿时的交通线早已划上句号,但有时坐在高铁车上,看到漂亮温和的列车员,想起儿时的逃票经历,还是感慨万千。现在的生活真是发生了翻天履地的变化,再也不会为那一元钱折腰了。
本期图片:张燕春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luojiadayuan.com/3124.html
关注我们: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散文精选网的公众号,公众号:******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admin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评论已关闭!